国信参要

用"百姓话"点"家常菜"纪言纪语才入味

日前,我和信访室的同志到村里核实问题线索。

车子驶出县城,从车窗望去,大田里麦苗上染着的白霜还没褪去,路旁成排的杨树上有零星的叶片在风中摇曳。

经过找举报人核实、对有关证人进行询问,走出村委会办公室时,已是黄昏。

刚要起身走,推门进来一位老大爷。“听说县纪委的干部来了,先放下了活,来问你们个问题。”我以为是来反映问题的,急忙起身礼让。

村书记介绍说,来者姓孙,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那时的公社里当干部,退休后与老伴一直跟儿子在县城里住,闲不惯。前些年,同老伴又搬了回来住,农忙时拾掇老伴的责任田,闲着时当着村里的义务广播员,在村里20多个党员中算是个“文化人”。村里的秸秆禁烧、旱厕改造政策等上级精神都是老孙通过村里的广播喇叭宣传出去的。

孙大爷说话开门见山。“前几天,有个年轻党员喝酒后开车,撞着了邻村的老年人,虽然没出大事故,我认为他就是违纪违法,可镇上发给我们村党员的《党纪处分条例》本本,咋没写着怎么处分他,你给我说说。”

我连忙解释到:酒后驾车并致伤他人,违背公序良俗,属于违纪行为。若饮酒过量超过了一定界限,视其情节还会判刑的。这要从《条例》的违反生活纪律行为的处分这一章中找……今年县纪委处分酒后驾车的党员有五、六个了。

一番解答,孙大爷频频点头。接着说起他学习新《条例》 的故事:

前几天,我们几个老党员在一起学习新《条例》,听说上面来了干部,就急匆匆地拿着新颁布的《条例》,跑到村委会来问:假若有的党员违纪后,咋分辨出直接责任人、主要领导责任人、重要领导责任人?上面来的干部对着书本的条款解释来解释去,不但没听懂那套“之乎者也”,愣是把我给绕了进去。

我把电话打到县纪委,接电话的是位女同志,说话干净利落,她给我举了个例子。比如说农业局的赵姓会计假冒他名领取了你的粮食补贴款装入腰包,赵姓会计就是直接责任人,分管他的副局长就是主要领导责任人,农业局的局长就是重要领导责任人。这么一说我才明白了。

车子还未出村,不远处的喇叭声便传来:各位乡亲,各位党员请注意了,今后谁也不能喝酒再开车了。我刚刚请教了咱县纪委的同志,党员同志喝酒开车违纪还可能违法……车内的同行们都笑出了声。

返回的路上,信访室的同志讲了一个笑话。说的是一位村民进城看医生,自述症状是睡觉打呼噜。年轻医生告知他是得了“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症”。村民以为重病在身,表情立刻凝重。医生忙换了个说法,“其实就是鼾症”。村民不禁埋怨,“庄稼人不懂医学知识,‘巷子里赶猪——直来直去’不就得了,我还以为染上不治之症了呢!”

笑过之后,我一直思忖,农村党员对党内法规的学习运用不可能像拿起镰刀就能割草,挥起钁头就能刨地那样娴熟。作为基层的党员干部解疑释惑责无旁贷。但如何把条规、条款说明白、道理讲透彻?关键能用接地气的大白话把新法规逐一“翻译”给党员和群众,新法规才能入脑入心。用“百姓话”点“家常菜”,才入口入味,越嚼越香。 


评论

国信参要

国信参要承接政府与媒体桥梁

© 国信参要 | Powered by LOFTER